《古“gu”典的“de”春水‘shui’》:作家潘向(xiang)黎的“人间{jian}词话”

3月,春水渐生,春风拂面,正是读‘du’古诗词的好时节。近日{ri},人民文学出 chu[版社推出《古典的春水:潘向黎古 gu[诗词十二讲》,邀我们一起邂逅最美古诗词。

该书是作家、上海作协副主席潘向黎最新创作的一部古诗词随笔集,谈及近60位古代文人“ren”,沉浸式赏鉴100余首古诗词。全书共十二章,前六章分别从《cong》多情、怀“huai”古、愁绪、女性美、时间、艳美等六个小切口入笔,却写得恣意情深、气象万千;后六章则逐一聚焦〖jiao〗中晚唐诗人群像、晏殊与晏几道、欧阳修与周邦彦、苏东坡、陆游、辛弃疾,一人一题,流光溢彩,“落叶”“残花”“浅情世间”“奈何深情”“世人皆以东坡为仙”“心中极多想不开”“肝肠似火”“色貌如花”,句句击中活在当下的芸芸众生的心灵痛点。

在新书首发式上,朱永新、李敬泽、毕飞宇、潘凯雄、欧阳江河、彭敏等专家学者齐聚一堂,围绕诗词与人生谈古论今,一致认为《古典的春水》别出心裁、独树一帜,书中不仅一往情深说古诗词妙处,更是以情贯之话人生,父女亲情、佳人爱情、故人友情,令人动容。

“它是一部非常好的青少年诗词读本,是潘向黎的‘人间词「ci」话’,可读性很强。”苏州大学教授、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认为,从这本书里不仅仅是学到中国唐宋大家的诗词艺术,更重要的是可以‘yi’学到人生的一种态度。“我喜欢这样一种不是单纯从文学、从语言的《de》角度去写人物,而是与人物的精〖jing〗神、人生、生活紧密结合『he』,这是一个很好的走近诗词的方【fang】式。”

在南京大学教授、作家毕飞宇看来,《古典的春水》已经不再是一本以古典诗词为对象的阐述,而是以古典诗词为出发点〖dian〗的一个‘ge’作家写作。潘向黎的写作更像考古——一个美学的考古或者说诗〖shi〗歌美学的考古。比{bi}如愁,“姑苏城外寒山寺,江枫渔火对愁眠”的「de」愁。她把愁的强度罗列了一下,一共有十个等级;比如美,她把女性之美的“美”的程度罗列了很多等级,这种研究方式特 te[别有意思。

谈到书名,潘向黎说选用“春水”这两个字是想到欧阳修的一句诗:“离愁渐远渐无穷,迢迢不断如『ru』春水。”她觉得古诗词的魅力以及对当代人的影响力,有点儿像迢迢不断『duan』如春水,而且它并不是渐行渐远渐弱,而是渐行渐远渐无穷,所以最〖zui〗后决定叫“古【gu】典的春《chun》水”。《古典的春水》寄托了一个中国人对古诗词的痴情,把【ba】古诗词从纸面上读到它站起来,把那些诗人、词人读成自己的友人、亲人。

在代序《杜甫埋伏在中年等我》中,潘向黎从自{zi}己与父亲(著名学者、复旦大学教授潘旭澜)围绕杜甫的分歧写起,写到父亲〖qin〗的离世,写到古诗词的陪伴帮她渡过难关,字里行间弥漫的“父女亲情”感《gan》天动地:“就《jiu》在那个秋天的黄昏,读完这首诗,我流下了眼泪——我甚至没有觉得心酸、感慨,眼泪就流下来了。奇怪,我从〖cong〗未『wei』为无数次〖ci〗击节的李白、王维流过眼泪,却在那一天,独自为杜甫流下了眼泪。原来,杜甫的诗不动声色地埋伏在中年等我,等我风尘仆仆地“di”进入中年,等我懂得了人世的冷和暖,来到这一天。”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